当前位置 > 股票知识 > 正文

中航沈飞-退市的股票怎么办

中航沈飞-退市的股票怎么办

中航沈飞-转融通

《时代周刊》特约记者魏文来自深圳

随着P2P网贷机构的清理,所有的疯狂和纠纷都从历史舞台上退了8000亿元。

11月27日,中国银监会首席律师刘福寿表示,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的战斗取得实质性进展。“互联网金融风险大幅下降,全国范围内实际运营的P2P网贷机构数量从高峰期的5000家左右下降,今年11月中旬我们已经逐步降至零。”。

中航沈飞-长青集团

自从2007年6月中国第一家P2P公司成立以来,P2P行业从无到有,再到遍地开花,再到“雷霆万钧”,终于走到了尽头。前后不过13年。

曾经P2P网贷以创新的名义大行其道。它利用互联网技术,突破空间限制,将投资者的资金与市场借贷需求相匹配。在热钱的作用下,各行各业的玩家蜂拥而至,一条P2P网贷的新轨道形成。

“从逻辑上讲,P2P把劣质资产匹配给不合适的群体,结局已经注定了。”11月29日,深圳某资产管理公司负责人向《时代周刊》记者指出。

中航沈飞-西南

幕布落下后,一切都是空的,地面成了一片废墟。但是后续的问题没有处理好。8月,中国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公开表示,截至今年6月,网贷平台“仍有8000多亿元贷款人未收回”。

“从老P2P机构的良性退缩到零,下一步可能是加大不良资产回收。我相信司法渠道还是中流砥柱。”11月30日,前P2P从业者、现广州一家小额贷款公司负责人黄平对《时代周刊》记者进行了分析。

同一天,广东省小额贷款公司协会常务副秘书长许蓓在接受《时代周刊》采访时表示,P2P涉及的人群很广,很难司法界定。“先‘惩民’的责任是长期认定的,通常至少需要三五年才能有效恢复”。

中航沈飞-000949

11月21日,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表示,将认真查处欺诈发行、虚假信息披露、恶意转移资产、挪用发行资金等各类违法行为。以“零容忍”的态度,严厉查处各种逃废债务行为,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,维护市场公平秩序。

从峰值到零

P2P模式的前提是借的钱可以回收。短短13年,P2P终于从金融创新到雷霆风暴,退而为零。

中航沈飞-假酒

2009年,互助黄金行业的研究员费祎刚刚进入这个行业。他向《时代周刊》记者回忆,当时P2P行业规模只有1亿元左右,借款人年化成本可以达到70%-100%,网上投资者年化收益达到30%-40%。

根据网贷之家的数据,2018年中国P2P网贷平台年营业额约为1.79万亿元。费祎认为,借款人的成本正在逐渐降低,投资者的利率为12%-15%,借款人的利率为25%-30%。

有的平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,有的平台借款人不还钱,导致资金链断裂。

中航沈飞-三星市值

2015年和2016年,P2P平台频频雷霆,行业规模急剧萎缩,开始下滑。截至2019年12月底,P2P正常运营平台数量已降至343个,2019年P2P网贷行业营业额降至9649.11亿元。

11月6日,刘福寿在北京公开表示,全国实际运营的P2P网贷机构数量已经从高峰期的5000家左右减少到目前的3家。借款规模和参与人数连续28个月下降。

退潮的背后是防范金融风险的看不见的手。

中航沈飞-一补

10月23日,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梁涛

11月29日,深圳某P2P平台前高管陈金祥也认为,2014年,互联网金融成为了封印,P2P成为了互联网金融的代名词。据网贷不完全统计,2014年至少有28家P2P公司获得融资总额近30亿元。

据《2015―2016年P2P网贷理财报告》统计,2015年网贷交易额达到9823.04亿元,比2014年的2528亿元足足增长了288.57%。截至2015年底,网上贷款累计交易额已超过万亿元大关。

中航沈飞-丽江市

恒大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在《反思P2P 从遍地开花到完全归零》报告中表示,在流动性方面,2014年以来股市持续上涨,大量P2P基金转向股市,流动性被抽回;在监管方面,政策陆续落实。

2016年风向逆转

2016年10月13日,国务院办公厅发布《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》(以下简称《方案》),将重点整治P2P点对点借贷、股权众筹、互联网保险、第三方支付、互联网及跨境金融业务资产管理、互联网金融领域广告等重点领域。

中航沈飞-环保督查

P2P的恶化是从信息中介到信用中介开始的。

P2P合规就是信息中介服务,但整个行业大部分其实都是做信用中介业务的。有业内人士告诉《时代周刊》记者,整个行业的P2P合规率不到10%。

闪电爆炸和政策逆转开始出现,一系列事件加速了P2P行业风险的暴露和重组,同时也极大地打击了贷款人的信心。

中航沈飞-广电网络

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沈燕教授表示:“大多数投资者不会随便借钱给陌生人,他们投资是因为他们相信平台。视为

信用中介,个体网络借贷的业务就应当持牌经营”。

然而,在P2P这样的链条中,牵一发而动全身:投资者(出借人)没信心,不续投;借款人看风使舵,不还钱;平台信用崩塌;资金链断裂,链条上的三者循环往复,直至行业结束。

中航沈飞-做多

陈晋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,“在这种形势下,到去年全行业清退的政策已经很明朗,只是各地、各平台的退出节奏有先后”。

清零后遗症

“国内大多数P2P网贷平台实际在做信用生意,会找网贷平台借款的人,基本上肯定是在银行借不到钱的人,是银行瞧不上的客群。因此,风控尤为重要。”羿飞分析。

中航沈飞-黄河水

11月29日,广州一互联网金融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,在P2P平台陆续退出过程中,平台本应承担责任。P2P承担不了太多坏账。据业内人士分析,银行业的坏账率不能超过2%,P2P的正常坏账率在3%―5%。

借款方通常需要续贷维持,绝大多数只有能力一直还息,很少能做到到期本息全部结清。

糟糕的是,一旦看到平台良性退出或爆雷,贷款人便丧失还钱意愿,常常出现“有钱不还”的情况。

中航沈飞-51

“2018年的下半年行业刚刚混乱的时候,大多数平台还能做到回款率70%左右。后来大家看到新闻,知道这个行业特别乱,平台在倒闭,就不愿意还了。”羿飞说,现在的普遍回款率可能连30%都没有。

“互联网金融的特点就是由千万个老百姓构成,即小额分散。”羿飞对时代周报记者说。

小额分散提升P2P平台的催收成本。业内人士透露,“委外催收”成本高企,几乎占20%―50%,即追讨100万元至少给催收公司20万―50万元。“P2P也无力同时向几百人几千人甚至几万人追索。”曾任某P2P平台风控经理沈侯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

中航沈飞-国美

“期待有关监管部门做好打击逃废债的配套工作,开放征信接入和诉讼受理,通过将网络借贷失信人上征信、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,提高资产回收比例,减少出借人损失。”陈晋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

P2P清零了,但留下的教训值得认真吸取。金融创新不能代替监管和规范已成各界共识。

有部分市场人士认为,近年来日渐兴盛的现金贷与之类似,且两者都一度被认为是金融创新,“风险开始显露”。

中航沈飞-昆明开发票

“监管层已看到现金贷的风险,希望出台的系列监管措施能真正落地,规范行业发展,不走P2P行业的老路。”一名资深从业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

追讨旧债路漫漫

陈晋认为,即便短期内正常借款人处于获利状态,但长期看,在平台清退完后,面临如何处置接近8000亿元的存量不良资产问题。

中航沈飞-钢材股票

通过司法处置是平台催回不良的最后手段,但面临历时长、执行难等重重问题的困扰。

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孙建章律师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,一般而言,解决民事纠纷从立案到结案需要6个月,最短也需要3个月,现实中还会延长。

陈晋所在的P2P平台还在清退兑付中,“现在很多法院不受理涉及P2P的借贷纠纷诉讼,平台拿借款人没办法。只能期待未来法院受理诉讼之后,不良资产的回款比例可以提升一点。”

中航沈飞-歌力思股吧

孙建章律师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,法院受理诉讼时,首先考虑是否属于犯罪行为(非法吸收公众存款),如果认定是犯罪行为,则法院不会受理此类案件。

据了解,一旦P2P爆雷,平台主体被立案,平台瘫痪,之后则交由公安系统处理坏账。

上述广州互金人士表示,公安机关在追缴过程中找到的借款人无力偿还也没办法,或者只追讨欠款额度较大的借款人。

中航沈飞-固定收益

孙建章律师分析,通过司法途径追讨不良资产的实际难点是P2P借款人繁杂,有信用贷、车贷和房贷。借款人若有实物抵押,例如车贷房贷,法院可以立即执行。但信用贷借款人群多,分散,额度小,法院执行起来较难。并且,当借款人合同到期才可主张民事权利。例如借款人借100万元,一年到期后,平台才能到法院起诉追偿。此时平台早已“爆雷”,人去楼空。

“解决这一问题,不能单凭某一司法机关或出资人,而应当是一个系统工程,如果公安机关能查明借款人的相关信息再由检察院代表P2P或出资人进行民事诉讼效果可能会更好。”

借债还钱本是天经地义,沈艳建议社会制度建设应形成震慑,完善信用文化,“老赖”该进征信系统,借此机会大力做好个人征信系统。

中航沈飞-

“一旦正式列入网络借贷失信人名单,P2P网贷领域失信人可能面临的惩罚包括:更高的贷款利率和财产保险费率;获得贷款、保险等服务权利受限;以及多部门的联合惩戒措施。随着这类惩戒的推行,守信的重要性将逐渐深入人心。”沈艳表示。

今年8月20日,最高人民法院修订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为4倍LPR,即15.4%,较此前24%和36%的利率基准大幅下调。陈晋分析,按照新规,不少借款人会以过往业务利率超过新规上限为由,不还钱。

羿飞说,大多数P2P平台从业者因法催周期过长且不可控,更倾向于平台自行设法催收,而不优先考虑走司法程序依赖司法催收。

中航沈飞-

另一方面,平台如若主动催收,极易被认定为暴力催收。

深圳一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即便是P2P平台去追讨,但这笔钱并不属于平台而是属于投资人。P2P平台即使追回也难以弥补业已断裂的资金链条。

上述人士表示,“爆雷已为现实,P2P追讨不良资产需要顶层设计。”

中航沈飞-

“平台如果感觉自身追讨难,将不良资产打折卖给第三方不良资产处置公司也是一个脱身方法。”前述广州某小贷公司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。

未来,投资者会往何处去。

财经观察人士郭施亮认为,曾经有着上万亿元规模的行业,随着平台陆续开展良性退出的策略,未来投资者有望陆续拿回部分本金。他表示,对不少投资者来说,经过了这一次的投资经历之后,将会逐渐改变原有的风险偏好以及资产配置策略,“要么转向风险较低的债券基金,要么转向风险更低的大额存单或货币基金”。

(文中黄平、陈晋、沈侯为化名)

上一篇:600692-锆
下一篇:没有了
返回顶部